柳庭埋酒

岁月书

曲:年度之歌
词:我

“忽然霜雪就停泊 忽然烟霞就纷落
晨曦黄昏夜色 一一流转过
守候一夜渔火

她从一篇待续诗稿脱胎
南国风起 把她鬓发吹白
轻呵手折枝晚桃作钗
霎眼时间溜走 留谁续写粉黛

曾是北国最寒的风 辗转着发梦
你和人间全然不同。
见她在某年某天吟诵 从此孤寒都成空
于是你心甘情愿地 为她簪鬓红
霎眼冰雪消融
后来这页画卷入眼 绘着桃枝斜露华浓

你是她身后暮霭 与她跋涉过尘埃
梦到岁月人间 春风扑入怀 吹皱衣摆

曾是北国最寒的风 辗转着发梦
你和人间全然不同。
见她在某年某天吟诵 从此孤寒都成空
于是你心甘情愿地 为她簪鬓红
霎眼冰雪消融
后来这页画卷入眼 绘着桃枝斜露华浓”

我不忍看最后一章 感慨这过往
是光阴太匆忙
缝隙里的白马飞快 等不及谁写完诗行。

岁月驱散开迷雾 眼前仍不是白露
沿着诗歌回溯 见证那最后 故事没再续幕
我拨开一片片浓淡风物
还守着一幕幕真挚流露
她们哪一个泪眼簌簌 不忍心去记住
一段诗行伶仃成落幕 是否等他们错付
这最遥远路途。
一场岁月辗转成书 是否等谁去读。



我就是要
神展开🤓

评论
热度(8)

是个有趣的人也说不定

© 柳庭埋酒 | Powered by LOFTER